一位倔强的冷cp爱好者,愿热圈降临

黑历史啊,一大堆啊

弃刃

ooc,ooc,ooc重要的事说三遍

性转性转性转,重要的事说三遍

渣文笔渣文笔渣文笔,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说三遍

好不容易憋到一千字_(:з」∠)_

不要在意名字,难道你们没发现名字是气人的谐音么,以及lof主要开学了(手动滑稽


  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是刀?”许昕问道。
  
  张继科拎着她的剑沉默不语,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,许昕看不清她表情,却也知道他改变不了她的决定。
  
  “这是定金。”张继科卸下挂在腰间的钱袋放到桌子上。
 
  酒馆喧闹的声音被很好的阻隔在包厢外,许昕盯着被张继科推到身前的钱袋,他低着头像是在思考。
  
  张继科是用剑的,她师从孔令辉,被江湖人誉为猛虎,一直以凶猛而凌厉的攻击见长。
  
  有人说,她该是使刀的。那种不要命的冲劲,就像一把刀。
  
  许昕曾拿这件事调笑过张继科,她只是不在意的擦拭着剑,“哪有拿剑的刀啊。”
  
  那时许昕还没娶妻,成天和张继科马龙混在一起。他瞧瞧马龙又看眼张继科,笑着续满杯中酒,“要是你使刀,那我们怎会被叫做三剑客呢!”
  
  他们三人相视而笑,饮去这杯中酒。
  
  “若你不愿,我可另寻人家。”像是不满他长时间的沉默,张继科开口了。她低着头,没有看许昕。
  
  张继科双手握住茶杯,摸搓着瓷杯上的花纹,她盯着茶水里浮起的茶叶,毫不在意许昕的反应。
  
  许昕满脸复杂地盯着张继科,狭小的包厢内又再次恢复沉寂。
  
  “我敬你。”许昕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,他举起手中的茶杯,他如同饮酒般,喝下了这杯茶,随手把茶杯抛向他处。
  
  张继科没有随许昕胡闹,她只抿了一口茶水,便把茶杯放下,她看着恍若醉去的许昕,笑着说道:“你答应了。”
  
  她的笑泛着忧伤,“走吧。”许昕停下了他那装疯似的举动,“我知道你。”
  
  “那我走了。珍重。”
  
  张继科把剑鞘留在了酒馆,当她拿着没有剑鞘的剑走在街上的时候着实吓到不少人,她一路抱着剑,出了城。
  
  她现在需要静静,到一个无人的地方,思考之后的路。
  
  行人们早早回了家,就连小贩们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,街边小宅飘出食物的香气。
  
  当许昕拿着剑鞘回到家时,他的妻子已经做好了饭菜,“怎么了?”他的妻子问他。
  
  “没事儿。”他拿着刀鞘,对妻子说,“接了单生意。”妻子看见他手中的刀鞘,打趣道:“莫不是那人把剑丢了。”
  
  “是那人丢了剑。”他回答妻子,乌黑的刀鞘黯淡无光,让人想不到它主人的嚣张模样。
  
  秋天的山谷显得荒凉,山谷中有一间小屋,看上去早已无人居住。
  
  张继科掩鼻推开木门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,她长嘘口气,她拿起房门边的扫帚,开始打扫。她那把失了鞘的剑斜立在屋前。
  
  清洁是件很费时的事,在张继科好不容易打扫好房间后,她嫌弃的看着柜子里发霉的被子,反正盖不盖都无所谓。
  
  难得的,今天出了月亮。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在被枯叶覆盖的地上,张继科刚在屋后的小池塘里洗了澡,衣衫不整的回到房间。

评论

热度(16)